产业化经营的新加坡互动数码媒体产业
2011-07-27 00:00:00   来源:设计师之家   评论:0 点击:

2011年6月29日,笔者随新加坡“工”略代言人及主办方联系新加坡以及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一行6人飞往狮城新加坡,走访新加坡创意产业的每个重要节点以探究新加坡数

2011年6月29日,笔者随新加坡“工”略代言人及主办方联系新加坡以及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一行6人飞往狮城新加坡,走访新加坡创意产业的每个重要节点以探究新加坡数字媒体行业快速发展的缘由。行程中包括: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联系新加坡、新加坡卢卡斯、育碧、Double Negative、One Animation 以及南洋理工学院、拉萨尔设计学院等企业和院校。本次活动考察团成员分别来自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CGWorld》杂志、《数字娱乐技术》杂志以及新加坡IDM——“工”略代言人的两位优胜者。

企业化运作产业化经营

到新加坡我们首先拜访了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以下简称EDB)以及联系新加坡。EDB 成立于1961 年,至今已经有50 年的历史;是策划和实施经济战略的主要政府机构,从而加强新加坡作为经商、投资及人才全球枢纽的地位。之所以说企业化运作是因为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以及MDA(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都是企业化运作的政府部门,EDB 和MDA 的很多职称都是Director、Manager 等,这种叫法就很明显的体现出其企业化的味道;同时EDB以及MDA大多数人员也都来自社会并拥有多年国际公司工作经验,这与国内的政府机构全部要通过公务员考试完成大相径庭。“作为政府,像EDB这样的部门非常重视人才,他们会提供奖学金给有潜力的大学生,在他们还未踏入社会前就已经将他们确定为自己的员工,用这样的方式政府就笼络了相当优秀的潜力人才。”联系新加坡处长顾瑞美说。

作为政府产业发展的主导部门,无论是EDB 还是MDA 或者是联系新加坡,他们的分工明确且有非常强的协作性,产业化速度快,机制也非常有效率。如阿里巴巴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良性的商业生态系统一样,新加坡的各政府机构之间也在构建一个以新加坡为中心的辐射亚洲乃至更大领域的数字媒体生态系统:EDB 扮演着针对国外大型企业进入新加坡的支持和服务;联系新加坡扮演着国外优秀人才引进到新加坡的支持和服务;MDA 是帮助新加坡企业在外国拓展和支持;而在这个系统中每个企业都会获得他们成长发展所需要的养分。新加坡正在逐渐建设和完成一座媒体城,目的是将数字媒体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企业和机构聚集在一起分享基础设施,同时把产业链不同环节的内容整合在一起,构建一个完善的内容平台。正如EDB 部门人员所说:“《变形金刚》是一个概念,它可以是电影,可以是游戏,或者是书,不同的平台根据不同市场的需求最大的产生经济效益,趋势就是这样。EDB 希望将新加坡通过利用新加坡的特殊性以及现有的条件使其成为一个支撑点。通过完善的全方位渠道将产品推向市场。”

产业链运作吸引了众多国际企业

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正先生说:当今的竞争已经不再是企业间的竞争,而是产业链的竞争,谁能够看到这点谁才能够赢得这场竞争。从国家布局上,笔者已经感受到新加坡对数字媒体产业(笔者理解就是国人所说的创意产业)的重视,甚至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上,其产业链针对性的孵化和扶持已然成型。国际的巨头们也开始成为这个链条的重要组成。比如:卢卡斯、育碧、Double Negative、盛大、光荣等。链条式的布局促使生态系统上下游能够形成有效互补,并快速聚拢很孵化出一批本土企业。EDB 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分支,可以直接联系知名公司看是否有意向来新加坡发展,若有就会进一步的商讨;同时也会存在企业自己联系EDB,表明要到新加坡发展。“对于企业的选择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当然双赢是前提。一旦进驻新加坡,这些数字媒体企业有多种途径得到政府的财政支持,比如企业可直接获得所得税的返还;或者当公司有培训人才的计划时,公司可以向EDB 提出申请,EDB 会酌情给予培训费的支持,有时候会是公司支付70%,EDB 支付30%。当然像这样的优惠政策还有很多。”EDB 相关负责人表示。

科学的人才引导与人才培养

为了培养更多人才,新加坡吸引了很多优秀媒体学校,如纽约大学在新加坡开设电影拍摄,戏剧创作,动画,数字艺术等课程。在新加坡现有的高等学府当中,如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均开设了这种课程。除了创意人才,他们还会在新加坡现有的IT人才库中进行可持续的发展IT 人才来支持媒体产业的发展。EDB 也为相关人才提供国际上的见习机会。和很多国际大公司签了合同,可以把新加坡的人才往国外输送,因为最好的方法就是到工作中学习(新加坡的公民或者永久居民都可以申请参加这个项目)。人才被送到这些公司两年时间,然后回到新加坡工作,带回的经验必会回馈到新加坡的这个行业。

新加坡卢卡斯Deputy General Manager,Jacqueline Tan 女士说:“2008 年我刚刚加入卢卡斯电影的时候,这边只有一位中国员“我们公司在08 年10 月由三个人创立。这样的规模如果在英国创立机会就很小,但在新加坡就不一样。这边有很多风险投资的机构愿意投资在动画这样的产业;而且我们以前在别的公司工作的时候就知道政府非常支持这个产业,所以政府给了很多帮助和支持,并资助我们参加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展览,介绍行业人脉帮助我们发展等等。很庆幸我们创立时有非常好的时机。在全球范围来看,大家都开始把焦点转移到亚太这个区域。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动画这个产业未来趋势,整个亚洲的市场也是处于一个蓬勃壮大的时期。”——One Animation 的Director & Digital Supervisor,Steven Read 先生“Double Negative 在新加坡刚刚开始两年时间。公司从1998 年到现在已经成为世界最成功的视觉特效公司之一。随着全球化的推动,我们认为新加坡是最合适的区域来进行扩张,在这边不仅做生意很方便,旅游,工作,居住这些综合的条件都非常好,很多公司来这边不光是因为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还有很多客观条件。我们认为在整个亚洲市场很有潜力,在影视特效公司中我们是此区域中的先锋体验者。选择这里作为我们的一个开始,不仅是为了给好莱坞的那些大片做后期的影视特效制作,我还看重为本土电影来做贡献,也包括中国市场。我们的理念是不止要做大制作,同时也要开发这个区域里的特效,带动区域公司成长,把这个区域做得很好。”——Double Negative 的创意总监Nathan MCGuinness 先生。

WORKSHOW与人才一起走向国际

走访几天,令笔者感受颇多,特别是新加坡政府对数字媒体产业的重视程度以及实际操盘的职业化印象深刻。而政府部门以企业化的管理和产业链的思路去经营一个新兴市场,在国内只有耳闻但不曾见,而在这里身处其中几天就感受到其前瞻性、高效和职业化所带来的无限可能。我们还拜访了拉萨尔艺术学院、南洋理工学院以及一些本土企业,同时参观了类似中国的经济保障房的“政府组屋”,其建筑风格以及大小与国内相仿,都是一到三室的楼房,价格一般都在60万新币以下,而在这边工作租房如果是一室会在500新币左右,相当于2500 人民币左右。笔者了解在新加坡工作平均月薪在4500新币左右,这样的收支对比国内一线城市也是很不错的。走访过政府以,以及各个企业和院校,上海市多媒体行业协会、《CGWorld》杂志与联系新加坡合作,在新加坡举办了第一届国际版的“WORKSHOW”精英沙龙。众多来自新加坡外资以及本土公司的华人从业者聚集在狮城。大多数嘉宾都是通过前几届人才选拔会到新加坡工作的。很多人也都是第一次身在异国与这么多来自中国的同行相见。活动中大家一致同意能够建立一个共同的社区,让在新加坡的华人CG 从业者学习者聚拢起来可以形成常态的沟通联动也可以很好的交流技术和生活工作心得。伴随着“WORKSHOW”的成功举办,考察团也结束了在新加坡之行。此行收获颇丰,感受颇多,希望来年还能够走入新加坡乃至周边国家学习交流,并有更多国的内人才迈向国际舞台。“ 当然觉得好啦,在新加坡的中国人本来就不太多,在新加坡做CG的人就更少了,WORKSHOW 这个平台把我们在新加坡做CG 的人召集在一起,提供我们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可以从最前线了解到新加坡各个公司乃至整个行业的基本情况。在WORKSHOW 上我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可以从他们那里学到很多。

“希望以后多多举办!如果能有一些行业的学术交流或者讲座之类的就更好了。”

——周杜晶

“WORKSHOW 办的非常不错,很高兴能参加,能有这么一个机会让学CG 的新加坡华人聚齐起来,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很难的交流机会。”

——张驰

“感觉很亲切,能遇到这么多国人同行,还是很欣喜的;同时压力也很大,当一个人的视野开阔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当一个人来到陌生的环境里时,也会发现原来世界还有另一个面孔。看到同行们,大部分是不认识的,陌生感还是莫名的给了我一些来自未知领域的压力与恐惧,当然动力是在缓过神儿来才产生的,呵呵。这次沙龙很成功,后来网上大家也都有联系,还成立了QQ 群,日后的交流就方便了。”

——张旭

“很不错啊,能把人找到并聚到一起本身就不容易。沙龙的好处就在于互通每个人有限的行业信息,让每个人能借助他人看的更广。”

——熊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ChinaJoy新闻发布会即将召开
下一篇:当代国际绘本与插画专业研习会在京举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