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798”艺术区欲转型创意产业园
2006-03-09 00:00:00   来源:设计师之家   评论:0 点击:

第三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四月底开幕;艺术家、入驻画廊期待政府更多支持。 在普通人眼里,798现在随处可见“奇怪的”创意。然而,要成为真正的创意产业园区,它还需要社

第三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四月底开幕;艺术家、入驻画廊期待政府更多支持。
 
在普通人眼里,798现在随处可见“奇怪的”创意。然而,要成为真正的创意产业园区,它还需要社会更多的支持。
 
这里有来自北京、全国乃至世界的艺术机构。

这里有传统包豪斯建筑与前卫艺术结合的空间。

所以,对于游客,这里的“创意”有巨大的吸引力。

第三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将于4月29日开幕,这一完全由中国艺术家自发的民间艺术节引起国际性的关注,荷兰、意大利等国的艺术机构都给予支持。就像本届艺术节的主题“北京/背景”一样,现在艺术区内画廊、艺术家更关注的话题是,798艺术区已经被纳入北京的创意产业园区中,在这一背景下,政府未来的政策如何带动艺术区的发展。

前两届大山子艺术节均历经波折,今年,让总策展人黄锐头疼的还是与物业方一些细节的矛盾———例如出租车无法进入艺术区、张贴招贴受到限制,而物业方七星集团则沉默不语。
 
黄锐形容对方的态度是“不介入”,“从来不主动说话,也不出头”,同样的,他们也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

尽管如此,798依旧是北京艺术界最火的投资地点,仅今年三月就有北京公社、家画廊、山艺术中心将在这里开设画廊,其中两家都由台湾艺术经纪人开设。

家画廊经理赵孝萱表示,台湾艺术界普遍看好内地艺术市场的发展,多有西进发展的计划,其中798自然是首选地点,“这里的人气、氛围都是其他地方无发比的,画廊开在这里可以就近接触艺术家和同业,也是学习的机会”。

黄锐说自己去年到欧洲考察,“发现798艺术区在国外的名声比在国内还大,我去荷兰等欧洲国家,艺术圈的人都知道这里”,也因为国内外如此关注,让他有信心连续三届操作大山子艺术节。他透露,本届艺术节除了众多艺术展览、演出外,建筑话题建筑仍占据重要位置,主办方已向一些非常著名的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Kool鄄has)、扎哈·哈迪(ZahaHa鄄did)、内·贝尔(NeiBeier)

等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参加相关的展览、论坛,正等待对方回应。而所有计划中最特别的是,将设计一个小而特别的项目,专门让随父母来大山子的小观众们参与,这也体现了向创意产业转型的努力。

建议

798“长征空间”主持人卢杰:

发展创意产业不可“大一统”

北京把798规划成创意产业园区当然是好事,我最大的感受是长征空间门口的马路要修好了,前一段时间北京市领导也来798考察,无论怎么看这绝对是好事。我觉得798要向创意产业园区方向发展,目前政府还应该在思想认识上有所改变。向创意产业园区发展不是单独对一个类型的创作的支持,而是对社会、对人的创造性的支持,应该有个平台让艺术家、艺术空间和政府有良性的互动,政府听取各方面意见后才可能有从现实出发的政策。政府的政策应该促进798更多元的多个层面的发展,不要追求“大一统”。当然,现在艺术家、画廊应该调整,不要抱什么都要对立的态度,其实艺术家作为一个社会中最微观的单元,有各种可能性,除了独立工作,还可以参与到更大的创作性的工作中,也应该主动参与到共建创意产业园区中去。

艺术节总策展人专访

“我们需要交流而不是传达”

黄锐代表艺术区表态,希望能配合政府共建创意产业园区

促进798发展,黄锐不遗余力。

期望 与政府直接交流讨论

新京报:北京市政府已经决定把创意产业作为重点产业来发展,并划拨5亿元资金帮助各个创意产业园区,而798艺术区是其中一家,目前你们了解到有什么具体政策下来了吗?这对区内画廊、艺术家已经产生实际影响了吗?

黄锐:还没有听到具体的消息,政府给不给钱,给谁我也不清楚。但是现在有些人经常来找我,说他们要做研究、研发,需要我提供建议或者合作,我不知道其中有没有政府背景的。总之,在我们困难的时候一个研发的也没有,现在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说不清,道不明。

新京报:从你的角度看,政府要把798艺术区作为创意产业园区之一发展,最应该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黄锐:政府做的应该是辅助、建立发展平台的工作,最不需要的是指导性的政策,因为艺术创作、艺术产业有自己的特点,加上艺术区已经很好的氛围,这里已经是国内外的焦点,也许在其他地方你挂的这种画一张也卖不出去,但是在798就有人买,所以现在还是自发的成长更有意思。

新京报:我也听说今年这里的房租又涨了,已经有艺术家开始退出798,是这样吗?

黄锐: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交不起房租才退出的,其实有些人当时是低价租下来的,现在转租出去赚钱,画家、画廊没有人会退出这里,想租的人还很多。

客观地说,七星集团出的价格并不太高,而且对不同空间、不同的人还区别对待。

新京报:去年以来北京市领导也曾视察798,这对艺术区来说是不是有比较好的影响?你们和物业七星集团的交流是否有所好转?

黄锐:市领导来看当然有积极的作用,现在我们可以在酒仙桥街道的会议上交流,我们还没有建立更通畅的交流管道,也没有人明确的来和艺术区内的艺术家谈谈。其实我们希望和政府主管部门有直接交流,很细致的对具体问题进行讨论。

新京报:你们还尝试过通过其他渠道和政府交流吗?自己是否分析过导致交流困难的原因?

黄锐:我想798这样一个艺术区———包括中国当代艺术的成长是政府以前没有经历过的过程,有一个观察和接纳的过程,这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既然有决策要发展创意产业园区,我认为还是应该和区内最活跃的主体———艺术家、画廊有个交流,这样我们可以了解我们可以做什么来配合政府,政府也能知道做什么配合我们,大家都可以为进一步的发展规划出力。我最担心的是以后政府有什么想法只是一级一级传达给我们,我们需要的是交流、讨论而不是传达。

优势 798能带来间接收入

新京报:一年一度的艺术节对798艺术区来说有什么意义?现在好像画廊生意越来越火,对宣传的依赖似乎变小了。

黄锐:798最有意思的是它不全是一个商业区,也不全是画廊街,你能在这里看到混合的、更丰富的东西。也因为有艺术节,这多方面的特色都可以表现出来,让人们了解它。前一段时间,当代艺术拍卖会炒作出一种不健康因素,现在很多商人开始关注798,所以艺术节的存在更有必要了,因为有艺术节,这里才不显得完全是画廊街。

新京报:不可否认798的画廊经营越来越靠近市场主流,这对艺术区仍然存在影响。

黄锐:影响比较大,怕是会越来越大,的确越来越多的画廊在做一些靠近商业的展览。但是对这个艺术区来说现在还可以平衡,比如也有常青画廊、东京画廊、南门空间几个比较活跃的艺术空间不做真正商业的展览。有这些空间的活动才让798的艺术生态有了一种比较健康的方向,除了关心社会主题,也有艺术上个人化的探索,整个面貌非常丰富、活跃。

新京报:也有人说从实际利益来说,798的画廊、艺术家其实对税收的贡献很微小,对经济带动的效应很小,政府不应该过分照顾艺术区。

黄锐:只看税收问题有些过于简单。其实现在798这么有名,有的游客来北京旅游,其中一天是到798来,以前来北京只看长城、故宫,需要两天,现在增加一天,游客除了参观798还要在饭店住、要买东西消费,这都是间接的收入。

链接

大山子艺术节“三级跳”

1、首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DIAF2004)于2004年4月24日至5月23日举办,以“光·音/光阴”为主题,包含视觉艺术、声音艺术、现场音乐、舞蹈、戏剧、行为表演、世界电影展映、建筑和设计展览等类型的大小30余个艺术活动,近200余名国内外当代艺术家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其中,开幕式上艺术家何云昌把自己封存在水泥立方体中的作品“阿昌的坚持—————24小时行为表演”吸引了700余名观众。

2、第二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DIAF2005)于2005年4月30日至5月29日举办,以“语言/寓言”为主题,来自10余个国家的200余名艺术家参与其中。在众多艺术类型的活动中,即兴表演、现代舞和影像艺术成为重头戏,其中包括吴文光排演的多媒体现代舞作品《温度报告》。

3、第三届大山子国际艺术节(DIAF2006)定于2006年4月29日至5月底举行,主题是“北京/背景”,立足于北京这座城市的特点及相关艺术问题。因此,建筑设计展与论坛将再次成为艺术节重点。此外,依然有来自多个国家的数百名艺术家带来各个门类的作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UPA中国06年第一次同行交流会北京地区公告
下一篇:Flash动画—能为手机3G时代带了什么

分享到: 收藏